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饵剂控制黑胸散白蚁群体的效果

阮冠华 李静 莫建初

阮冠华, 李静, 莫建初. 饵剂控制黑胸散白蚁群体的效果[J]. 浙江农林大学学报, 2014, 31(5): 768-773. doi: 10.11833/j.issn.2095-0756.2014.05.017
引用本文: 阮冠华, 李静, 莫建初. 饵剂控制黑胸散白蚁群体的效果[J]. 浙江农林大学学报, 2014, 31(5): 768-773. doi: 10.11833/j.issn.2095-0756.2014.05.017
RUAN Guanhua, LI Jing, MO Jianchu. Effects of bait for controlling Reticulitermes chinensis colonies[J]. Journal of Zhejiang A&F University, 2014, 31(5): 768-773. doi: 10.11833/j.issn.2095-0756.2014.05.017
Citation: RUAN Guanhua, LI Jing, MO Jianchu. Effects of bait for controlling Reticulitermes chinensis colonies[J]. Journal of Zhejiang A&F University, 2014, 31(5): 768-773. doi: 10.11833/j.issn.2095-0756.2014.05.017

饵剂控制黑胸散白蚁群体的效果

doi: 10.11833/j.issn.2095-0756.2014.05.017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 31170611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阮冠华, 高级工程师, 从事白蚁防治研究。E-mail:ruanguanhua@126.com
  • 中图分类号: S481.9

Effects of bait for controlling Reticulitermes chinensis colonies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2160
  • HTML全文浏览量:  141
  • PDF下载量:  572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3-12-20
  • 修回日期:  2014-02-26
  • 刊出日期:  2014-10-20

饵剂控制黑胸散白蚁群体的效果

doi: 10.11833/j.issn.2095-0756.2014.05.017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 31170611

    作者简介:

    阮冠华, 高级工程师, 从事白蚁防治研究。E-mail:ruanguanhua@126.com

  • 中图分类号: S481.9

摘要: 黑胸散白蚁Reticulitermes chinensis是危害名木古树的重要害虫, 在其主要灭治药物——灭蚁灵饵剂被禁止使用的情况下, 为了寻找效果良好的黑胸散白蚁防治饵剂, 在江苏南京和安徽合肥的郊区林地内, 对5.0 g·kg-1氟铃脲杀白蚁饵剂、1.0 g·kg-1氟啶脲杀白蚁浓饵剂、1.0 g·kg-1杀铃脲饵剂和0.8 g·kg-1氟虫胺杀白蚁饵片防治黑胸散白蚁的效果进行了研究。结果表明:在林地内黑胸散白蚁离巢活动的范围为0.15~2.10 m, 1个巢群的个体数量为17 422~158 731头。5.0 g·kg-1氟铃脲杀白蚁饵剂、1.0 g·kg-1氟啶脲杀白蚁浓饵剂和1.0 g·kg-1杀铃脲饵剂对黑胸散白蚁巢群具有100%的灭杀效果, 将1个巢群全部消灭所需的饵剂数量分别为93.6, 107.9和82.5 g, 整个巢群个体全部死亡所需要的时间分别为152~305, 152~365和244~305 d。0.8 g·kg-1氟虫胺杀白蚁饵片只能杀灭部分黑胸散白蚁巢群, 且将在近年内被淘汰。

English Abstract

阮冠华, 李静, 莫建初. 饵剂控制黑胸散白蚁群体的效果[J]. 浙江农林大学学报, 2014, 31(5): 768-773. doi: 10.11833/j.issn.2095-0756.2014.05.017
引用本文: 阮冠华, 李静, 莫建初. 饵剂控制黑胸散白蚁群体的效果[J]. 浙江农林大学学报, 2014, 31(5): 768-773. doi: 10.11833/j.issn.2095-0756.2014.05.017
RUAN Guanhua, LI Jing, MO Jianchu. Effects of bait for controlling Reticulitermes chinensis colonies[J]. Journal of Zhejiang A&F University, 2014, 31(5): 768-773. doi: 10.11833/j.issn.2095-0756.2014.05.017
Citation: RUAN Guanhua, LI Jing, MO Jianchu. Effects of bait for controlling Reticulitermes chinensis colonies[J]. Journal of Zhejiang A&F University, 2014, 31(5): 768-773. doi: 10.11833/j.issn.2095-0756.2014.05.017
  • 白蚁是世界性的害虫,利用毒饵控制其巢群是减少其危害的重要措施。对利用毒饵灭治白蚁而言,最重要的是白蚁能被毒饵吸引并前去取食,只有这样毒饵才能发挥它对白蚁的灭治作用。因此,在白蚁防治工作中,选择好饵剂就显得至关重要。黑胸散白蚁Reticulitermes chinensis属等翅目Isoptera鼻白蚁科Rhinotermitidae散白蚁属,是Snyder在1923年定名发表的1个蚁种,模式产地在四川省宜宾市。黑胸散白蚁在中国长江流域以及北方的北京、天津、西安市危害房屋木结构和古树名木,是长江流域及其以北诸省(40°N以南)的主要害虫之一[1]。长期以来,白蚁防治工作者一直用灭蚁灵饵剂来防治黑胸散白蚁。然而,灭蚁灵是一种可持续有机污染物。为了减少可持续有机污染物的排放,2001年5月23日全球90多个国家在瑞典的斯德哥尔摩签署了《关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斯德哥尔摩公约》。2004年11月11日,《公约》对中国正式生效。为了履行《公约》义务,中国已在白蚁防治行业全面禁止灭蚁灵等可持续有机污染物的应用。然而,中国登记注册的灭蚁灵替代药物较少,而且这些药物在生产上应用的时间也非常短。为了从中挑选适合生产上大面积用于黑胸散白蚁巢群控制的白蚁防治饵剂,我们在江苏南京和安徽合肥的林地内,对替代灭蚁灵饵剂的4种主要白蚁防治饵剂进行了现场防治效果研究。

    • 分别为5.0 g·kg-1氟铃脲杀白蚁饵剂(美国陶氏益农公司生产),1.0 g·kg-1氟啶脲杀白蚁浓饵剂(美国恩斯特克斯公司生产),1.0 g·kg-1杀铃脲饵剂(中国广东科健白蚁虫害防治有限公司生产),0.8 g·kg-1氟虫胺杀白蚁饵片(中国江苏省常州晔康化学制品有限公司生产)。上述药剂的浓度均是有效成分与基饵的质量分数。

    • 供试白蚁为黑胸散白蚁的野外自然种群。

    • 用于白蚁标记染色的染料有2种,分别是中性红和尼罗蓝A。这2种染料均从中国医药集团上海化学试剂公司购买获得。

    • 为了监测野外黑胸散白蚁种群的活动,利用框口大小为6 cm × 13 cm,高13 cm的方形的塑料框作为监测站。这种监测站内部具有2个体积相等的腔室,每个腔室的外壁各有18个正方形开口(开口边长为1.0 cm)。每个腔室内分别放有4块马尾松Pinus massoniana木块,规格为2.5 cm × 2.5 cm × 10 cm。

    • 为了获得更多有价值的信息,试验分别在江苏省和安徽省进行。江苏省的试验点设在南京市中山陵风景区的杉栎混交林内,安徽省的试验点设在合肥市蜀山风景区的松杉混交林内。中山陵风景区位于南京市区的南部,试验点设在风景区西南角的林地内。该地环境幽静,植被茂密,以杉木Cunninghamia lanceolata和麻栎Quercus acutissima为主,非常适宜散白蚁的生存,大部分树桩内栖息有散白蚁巢群。合肥市蜀山风景区位于市区的西部,试验点设在蜀山的北麓,该地风景优美,树木葱葱,以马尾松和杉木为主,非常适合散白蚁的栖息与发生,几乎每个树桩内都有散白蚁栖息。

    • 在有白蚁栖息的树桩周围以50 cm的间距埋设监测站。监测站竖直埋设在距地面约5 cm深处的土壤中,每个监测站的四周用土塞紧,便于周围的白蚁自由进入。埋设过程中,每个监测站的上方均用一块塑料布覆盖,一方面避免雨水渗进监测站影响白蚁对饵木的取食,另一方面便于对进入监测站内的白蚁进行检查。每个栖息有黑胸散白蚁巢群的树桩周围各埋设32个监测站。监测站埋好后,用示意图对每个巢的监测站埋设方式进行记录,以方便后续检查时查找。每个月对监测站内的白蚁活动情况进行检查。检查时,如果同一树桩周围5个以上的监测站内都有白蚁进入取食,则将距树桩最近处的1~2个监测站内的所有白蚁收集起来,在室内于培养皿内用浸有0.5%尼罗蓝A溶液或0.5%中性红溶液的滤纸对白蚁进行染色标记处理,标记处理的白蚁至少可以保持15 d不会失掉颜色[2]。所有白蚁被染色标记后,对其数量进行统计。然后,将这些已计数的染色白蚁放回原监测站内。7 d后,将树桩周围所有监测站内的白蚁收集起来,统计它们的数量以及这些白蚁中带有染色标记的白蚁数量,同时将含有染色标记白蚁的监测站位置记录在示意图上。回到实验室后,根据具有染色标记白蚁的监测站位置计算白蚁巢群的最大离巢活动距离。同时,根据标记-重捕技术估算种群数量公式N=M×n/m来推测黑胸散白蚁巢群的个体总数(其中:N为巢群个体总数的估算值,M为染色标记的白蚁数,n为7 d后收集的白蚁总数,m为收集的白蚁中染色标记的白蚁数)[3]

    • 白蚁巢群个体数量测定工作完成后,对各巢群进行饵剂处理。处理时,将有白蚁取食的一个监测站内的所有木块连同白蚁一起全部取出,然后将称好质量的某种饵剂放在监测站的腔室内。用塑料布覆盖监测站前,将取出木块内的所有白蚁释放到监测站内的饵剂表面。施饵剂时,每个巢群至少留下1个有白蚁活动的监测站不施饵剂,用于观察巢群白蚁是否已被所施放的饵剂消灭。应用饵剂后,每隔1个月检查饵剂的消耗情况和对照监测站内白蚁的活动情况。检查时,如果饵剂已被巢内白蚁全部取食完但监测站内仍有许多白蚁活动,则在原先施放饵剂的监测站内继续施放已称好质量的同种饵剂。如果应用饵剂的那个巢的所有监测站内连续3个月均没有白蚁活动,而对照巢的监测站内仍有许多白蚁活动时,说明应用的饵剂已将该巢白蚁全部消灭。此时,结束试验工作。试验工作结束后,将同巢所有监测站内剩余的饵剂收集在一起,放在室内晾干至自然含水率,然后称量,用投放的饵剂总量减去剩余的饵剂量作为每巢白蚁所消耗的饵剂量。

    • 研究结果表明:在林地内黑胸散白蚁离开巢群到外觅食的距离比较近。在试验的30个白蚁巢群中,离巢觅食最远的也仅为2.10 m(表 1),巢群的白蚁个体数量为17 422~158 731头,平均为73 451头(表 1)。在供试的4种饵剂中,黑胸散白蚁巢群对0.8 g·kg-1氟虫胺饵剂的取食量最少,为10~70 g·巢群-1,平均量为37.1 g·巢群-1;对1.0 g·kg-1杀铃脲饵剂的取食量居次,为50~100 g·巢群-1,平均为82.5 g·巢群-1;对5.0 g·kg-1氟铃脲饵剂的取食量排在第3位,为30~150 g·巢群-1,平均为93.6 g·巢群-1;对1.0 g·kg-1氟啶脲饵剂的取食量最多,为45~180 g·巢群-1,平均为107.9 g·巢群-1。这一方面说明1.0 g·kg-1氟啶脲饵剂对黑胸散白蚁具有更好的适口性,另一方面也说明消灭一巢黑胸散白蚁所需要的1.0 g·kg-1氟啶脲饵剂量比其他3种饵剂要多。另外,在检查过程中还发现,应用0.8 g·kg-1氟虫胺饵剂的部分监测站内虽然没有发现黑胸散白蚁的活动,但同巢没有应用0.8 g·kg-1氟虫胺饵剂的其他监测站内仍有一些黑胸散白蚁活动,说明0.8 g·kg-1氟虫胺饵剂对黑胸散白蚁可能具有较强的驱避性。另外,24个应用饵剂防治的黑胸散白蚁巢群中,应用5.0 g·kg-1氟铃脲饵剂、1.0 g·kg-1氟啶脲饵剂和1.0 g·kg-1杀铃脲饵剂分别灭治的17个巢群均已被饵剂全部消灭,从应用饵剂开始至整巢白蚁死亡所需要的时间为152~365 d;而应用0.8 g·kg-1氟虫胺饵剂防治的7个黑胸散白蚁巢群中,仍有4个巢群没有被消灭,说明这种饵剂并不能百分之百地消灭所处理的黑胸散白蚁巢群。

      表 1  黑胸散白蚁巢群的活动距离、个体数量与饵剂防治效果

      Table 1.  Activity distance, individual number and bait control effects of Reticulitermes chinensis colonies

      试验地点巢群编号最远取食距离/m巢群个体数饵剂种类饵剂消耗量/g巢群灭亡所需时间/d
      南京1.00151 448氟啶脲90305
      南京21.80113 716氟啶脲130305
      南京32.10158 731氟铃脲150305
      南京41.45117 350氟虫胺50未消灭
      南京50.6554 570氟虫胺25305
      南京60.343 875氟铃脲80305
      南京70.5537 899氟啶脲45152
      南京81.0558 112对照0
      南京90.1552 869杀铃脲50244
      南京100.1519 245氟铃脲45152
      南京110.5017 422氟虫胺10未消灭
      南京121.5551 058对照0
      合肥11.8074 799氟啶脲100365
      合肥21.30110 44氟啶脲120365
      合肥31.6565 168氟啶脲180274
      合肥41.30117 847氟铃脲130305
      合肥50.9068 256氟铃脲100305
      合肥61.8046 703对照0
      合肥71.3094 699杀铃脲80274
      合肥81.5068 798对照0
      合肥91.6095 642杀铃脲100305
      合肥101.20108 963杀铃脲100305
      合肥111.8058 949氟虫胺25335
      合肥121.70123 632氟虫胺50未消灭
      合肥131.1051 725氟虫胺30未消灭
      合肥141.9041 501对照0
      合肥150.95127 998氟虫胺70335
      合肥160.8043 441氟铃脲30213
      合肥170.5552 475氟啶脲90335
      合肥181.0034 271对照0
    • 研究结果表明:在林地内黑胸散白蚁巢群的取食活动范围为0.15~2.10 m,1个巢群的个体数量为17 422~158 731头。美国陶氏益农公司生产的5.0 g·kg-1氟铃脲杀白蚁饵剂是一种效果良好的黑胸散白蚁防治饵剂,平均应用饵剂93.6 g·巢-1的情况下,在152~305 d时间内可将整巢黑胸散白蚁全部消灭。美国恩斯特克斯公司生产的1.0 g·kg-1氟啶脲杀白蚁浓饵剂对黑胸散白蚁具有良好的适口性,在平均应用饵剂107.9 g·巢-1的情况下,可在152~365 d的时间内消灭整巢的黑胸散白蚁。广东科健白蚁虫害防治有限公司生产的1.0 g·kg-1杀铃脲饵剂对黑胸散白蚁的毒性比5.0 g·kg-1氟铃脲杀白蚁饵剂和1.0 g·kg-1氟啶脲杀白蚁浓饵剂都要强,它杀死整巢黑胸散白蚁平均只需82.5 g·巢-1的饵剂,但致死整巢白蚁仍需要244~305 d。常州晔康化学制品有限公司生产的0.8 g·kg-1氟虫胺杀白蚁饵片对白蚁的适口性较差,且存在一定的驱避性,因而在实际应用中只能消灭部分的黑胸散白蚁巢群。我们认为,出现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一是这种饵剂容易长霉,导致白蚁拒绝取食饵剂;二是可能饵剂中的药物混配不匀,导致部分饵剂内的药物浓度太高,而使得白蚁远离饵剂。

      氟铃脲、氟啶脲和杀铃脲是昆虫生长调节剂类化合物,对环境和人类非常安全,适宜于城市环境特别是园林绿化中使用[4]。有研究表明,将5.0 g·kg-1氟铃脲饵剂供给白蚁Reticulitermes hesperus取食时,

      饵剂中的氟虫铃会迅速在工蚁体内累积并引起工蚁产生中毒反应,45 d后巢群内96%的工蚁会死亡[5]。用5.0 g·kg-1氟铃脲饵剂防治危害建筑物的北美散白蚁Reticulitermes flavipes时,可在4-10个月内消灭整巢的北美散白蚁[6]。日本的研究也发现,1个工蚁数大于30万头的栖北散白蚁Reticulitermes speratus巢群,在取食了相当于33 mg氟铃脲原药的饵剂后,巢群内所有个体在9个月内全部死亡了[7]。另外的研究也发现,1.0 g·kg-1氟啶脲饵剂对其他散白蚁也有较好的防治效果。林爱寿等[3]的研究表明,当1个黄胸散白蚁Reticulitermes flaviceps巢群取食350 g以上的1.0 g·kg-1氟啶脲饵剂时,巢群所有个体会在3~8个月内全部死亡。不过,Osbrink等[8]在美国新奥尔良所做的研究结果表明:在面积为16万m2的区域里,利用5.0 g·kg-1氟铃脲饵剂将大部分北美散白蚁巢群消灭,需要将近3 a的时间。这些研究结果表明,昆虫生长调节剂类饵剂对散白蚁巢群具有良好的灭杀效果,但消灭1个散白蚁巢群不仅需要较多的饵剂量,而且需要较长的时间(短的2~3个月,长的1 a以上[9])。

      氟虫胺是一种能量代谢抑制剂,对德国小蠊Blattella germanica,小黄家蚁Monomorium pharaonis和多种白蚁(如台湾乳白蚁、黄胸散白蚁、黑胸散白蚁等)具有较高的毒性。刘文军等[10]的试验结果表明:0.5 g·kg-1和0.8 g·kg-1氟虫胺饵剂对黄胸散白蚁具有良好的毒杀效果,两者在室内致死全部供试白蚁的时间分别是13 d和9 d。在野外应用0.8 g·kg-1氟虫胺饵剂防治台湾乳白蚁Coptotermes formosanus和黄胸散白蚁巢群的试验结果表明:灭杀1个台湾乳白蚁巢群平均需要31.2 g的0.8 g·kg-1氟虫胺饵剂,平均历时58.2 d;消灭1个黄胸散白蚁巢群平均需要8.0 g的0.8 g·kg-1氟虫胺饵剂,平均历时50 d[11]。Li等[12]将氟虫胺饵剂放在监测站内供黑胸散白蚁取食时,每个黑胸散白蚁巢群平均取食43.5 mg的氟虫胺后,其巢群个体数量显著下降。不过,也有研究表明[13],氟虫胺杀死白蚁的速度与饵剂中氟虫胺的含量有关。当滤纸中氟虫胺分别为10,100和1 000 mg·kg-1时,取食滤纸的台湾乳白蚁分别在13,5和3 d内死亡。当纸板内氟虫胺为100 mg·kg-1时,取食这种纸板的台湾乳白蚁工蚁在1周内全部死亡。这说明氟虫胺饵剂的确是一种效果较好的白蚁防治产品。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氟虫胺虽然被广泛用于德国小蠊、小黄家蚁和多种白蚁的防治工作,但它是一种具有较大健康风险的有机氟类杀虫剂,为了保障人类健康,这种杀虫剂现在已被列入可持续有机污染物第二批淘汰清单[14]。因此,以氟虫胺为有效成分的产品很快将会在近年内被禁止。

      利用饵剂防治白蚁是一种安全、环保的方法[15-16],随着区域性白蚁种群控制技术—监测控制技术在白蚁防治中的进一步应用,引诱性强、适口性好的饵剂一定会越来越受到白蚁防治工作者的欢迎,成为白蚁防治的首选产品。

参考文献 (16)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